电脑版 | 手机版

客服:QQ(3139076659) (工作日8:00-17:30)

首页 >法国新闻 >法国新闻

星星之火何以燎原?三大关键词回顾“黄衫”起源

2019-11-19 18:45:14 | 来源:欧洲时报 | 阅读:441

图为在巴黎街头示威的“黄衫”军。(图片来源:本文图片均来自中新社)

【欧洲时报11月19日秋狸编译】2019年11月17日,起源于法国的“黄衫”运动迎来了一周年。这场运动究竟缘起何处,又为何会如此剧烈地“爆发”?循着以下几个关键词,可以回顾“黄衫”的根源。

《赫芬顿邮报》法国版报道,2018年11月17日以来,每个周六,人们都身着荧黄马甲走上街头,“上演”了一幕又一幕的示威活动。这场运动不属于传统框架内由政党或工会所组织的抗议,它没有明确领导者和组织者,甚至连发言人也不断变化。然而,它却无可争辩地获得了一定成功,也造成了一些破坏,更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政治进程。若要回顾如今举世闻名的“黄衫”运动的源头,必须先从“愤怒”两字说起。

“愤怒”

最先感到愤怒的是驾车一族。当限速已经降至80公里/小时、油价不断攀升的时候,法国政府还在考虑上调柴油税以资助生态建设,这让人们的怒气越来越大。

一位名为卢多斯基(Priscilla Ludosky)的驾车者在2018年5月发起了一份反对油价上涨的请愿书,并在脸书(Facebook)上收获了数千签名;另一位名为杜鲁埃(éric Drouet)的人具有丰富的组织经验,因此在脸书上发起了驾车者聚会的活动。10月底,一位名叫莫罗(Jacline Mouraud)的女子在网络上发布了一段5分钟的视频,她在视频中不仅表达了对油税上涨的怒气,更将矛头直指法国总统马克龙,质疑国家收取燃油税的用途何在,这段视频迅速被观看了600多万次。

在社交网络上,大量带有“愤怒”一词的群组与活动被建立起来,最著名的莫过于“愤怒的法国”(La France en colère)小组。10月24日,机械师库塔德(Ghislain Coutard)在Facebook上发布视频,呼吁所有支持者穿上每个开车者都有、当汽车在路上出现问题停下时必须穿上的黄色马甲,他说“每辆车上都有我们!”这段视频最终被观看超过560万次。11月17日,在法国北部诺曼底地区的海滨城市迪耶普(Dieppe),汇集了1.6万名参与者的“黄衫军”第一次走上街头,“黄衫”由此正式诞生。

“社交网络”

报道称,回顾“黄衫”的诞生过程,不难看出社交网络在其中起到的推波助澜作用。如果将人们的愤怒比作石油,那么社交网络就是引燃石油的“火星”。它为人们提供了平台:既可以表达不满,又可以相互联络、组织集会。

图为“黄衫”示威。

“Facebook在法国有6000万个账户,几乎与法国的选民人数相当。”图卢兹三大信息与传播学的高级讲师塞巴(Brigitte Sebbah)说:“此外,由于该平台在2018年更改了算法,限流了大型媒体所发布的内容,却优先群组、个人和当地发布的信息,更是便利了‘黄衫’在周边的动员。”

某种程度上,Facebook的运作方式正好适应“黄衫”的需求,助长了“黄衫”的蔓延。在群组中,即使对公共事务与政界不感兴趣的人也变得“政治化”。而“黄衫”线下聚会时的良好气氛也成为推动运动发展的重要元素。

“忍无可忍”

通过分析卢多斯基反对上调油价请愿书的6000多条评论,图卢兹大学的Lerass实验室将其归为几类。除了对柴油方面的不满,这些评论更多地透露出了在“空饷门”等政府丑闻的大背景下,民众累积的不信任感与强烈不满逐渐变得“忍无可忍”。

巴黎第八大学政治学教授让皮埃尔(Laurent Jeanpierre)指出,“黄衫”运动建立在3种危机上:政治、领土与社会。

政治危机主要表现为对马克龙的反抗。“黄衫”运动爆发时,马克龙的改革已经实施了一半,其负面影响已经显现。在他们看来,马克龙所谓的改革与底层劳动阶级为敌,他的许多“精英言行“更是”不接地气“,无法带来好感。

图为“黄衫”示威。

此外,“黄衫”运动还建立在领土危机之上。让皮埃尔称,法国大城市集中危机一直在加剧。随着首都巴黎及其周边不断发展,在其他被“忽视”的地区里,公共交通不便,受教育与就业机会少,城市规划存在问题。散布在这些地区的中产阶级和底层无产阶级正是“黄衫”的主力,他们占到法国总人口的一半以上,主要靠打工生活,汽车与燃油是他们生活的重要支柱。因此,面对上层阶级决定的为了阻止“全球变暖”而征税的决定,他们的反应最为强烈。

最后,“黄衫”运动也是一场全社会都参与进来的“危机事件”。“在当代社会,新自由主义的论调不断呼吁人们改善生活条件。但对于大部分中产阶级而言,随着购买力停滞,债务负担越来越重,美好未来的期望越来越遥不可及。”让皮埃尔说,“生活在城市周边的人们或是因为承受不起市中心的高昂房租,或是因为没有工作不得不离开农村,他们抱有一切都会变好的期望,而‘黄衫’运动则反映出他们的期望得不到满足,转而变成了怨恨。”

正是这种“怨恨”让各种社会团体一起加入这场群体性抗议运动。“‘黄衫’打破了法国许多牢固的象征性的阶层对立,比如老板与雇员、工人与失业者,最终形成了一场跨阶级、跨党派、跨类别的大动员。”让皮埃尔说。

(编辑:白劼)

法国中文网公众号二维码

更多服务,搜索关注法国中文网公众号(法国中文网,ID:Frenchcn_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