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 手机版

客服:微信(EUROPEMANN) (工作日8:00-17:30)

首页 >法国新闻 >法国新闻

毒贩太猖狂!明目张胆交易,巴黎成“人间地狱”

2019-09-06 10:49:16 | 来源:法国中文网 | 阅读:816

毒贩在巴黎郊区明目张胆地进行交易。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人们管这里叫“地狱”

地面布满灰尘,散落着枯叶和用过的注射器,尿液和垃圾的臭味弥漫在空气中。这里是法国巴黎最肮脏的街区之一,位于这座“花都”北郊第18区的拉科尔林。在法语中,它的意思是“小山丘”。

27岁的查理·鲁伊每天光顾至少3次,每次都遵循同样的流程:在热门旅游景点附近的一些咖啡馆里乞讨几十欧元,然后来到拉科尔林。这里有法国最大的可卡因露天市场。

法国中文网了解到,鲁伊从14岁开始吸毒。他告诉美国《纽约时报》,瘾君子们管这里叫“地狱”。“附近的居民被我们带来的混乱连累了,他们一定也把这里叫‘地狱’。”

他猜对了。

据法国《费加罗报》报道,近几年,拉科尔林已沦为困扰巴黎北部地区的毒品危机的象征。巴黎市中心大兴土木,把居于社会底层的穷苦人驱赶到城市边缘。

当地居民抱怨,瘾君子的存在让他们担惊受怕、忍无可忍。买卖人发现生意大不如前,因为顾客都被吓跑了。

起码从19世纪中叶的法兰西第二帝国时期开始,巴黎北部地区就是一片混乱、贫穷的土地,但当地人认为,嚣张的毒品贸易让局面雪上加霜,这才是“最后一根稻草”。

“别处也有别处的问题,比如烧车、走私大麻和卖淫。这些事在我们这里一个都不少,但移民和瘾君子带来的暴力、苦难,让这片社区变得不像人待的地方。”59岁的突尼斯裔拉菲娅·比比告诉《费加罗报》。

据《纽约时报》报道,在拉科尔林,随处都能买到毒品,毒贩24小时“营业”。生意络绎不绝,每天都有好几百人花15欧元买一块“冒烟的棒棒糖”(强效可卡因)。

街区的空地上扎着帐篷,几十名吸毒者住在里面,跟无家可归的非法移民混居。

每周二,警方都来扫荡这片地区,将临时搭建的贫民窟夷为平地。然而,不出几个小时,帐篷群就会死灰复燃。

吸毒者们在公厕里卖淫。每天都有人斗殴,毒贩们用路边垂下的电线互相威胁,他们的主顾挥舞着美工刀。

“忘了伍迪·艾伦的巴黎吧。”负责在拉科尔林巡逻的一名警察告诉《纽约时报》,这位美国导演的电影《午夜巴黎》距离真实的巴黎“远得不能再远了”。

他们身处“边缘中的边缘”

埃玛纽埃尔·奥斯特是巴黎第18区的新任警长,这片地区有远近闻名的蒙马特高地,也有“巴黎最危险、治安最差的区”的恶名。

奥斯特告诉法国《巴黎人报》,去年11月她上任时,就把打击毒品列为首要任务。在她领导下,18区的500名警察总动员,仅在2019年上半年就抓捕了300多名毒贩,比2018年全年抓的还多。

但《巴黎人报》指出,在法国,毒贩即使被判有罪,刑期往往也只有1年至3年,六成案例中罪犯的入狱时间不超过3个月。在很多人看来,这简直“算不上刑罚”。

《纽约时报》称,巴黎约有5000至8500人吸食可卡因,这个数字常年保持稳定。奥斯特认为,拉科尔林突然进入公众视野不是因为吸毒者骤增,而是因为市中心近来的房地产开发项目把瘾君子赶到了郊外。原本被藏着掖着的“脏事”,就此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

“在21世纪,在巴黎这样的城市,这种事本来是不可能存在的。”她说。

在拉科尔林为吸毒者提供帮助的非政府组织指责称,警察频繁造访加剧了紧张局势。但他们承认,毒品、毒贩、瘾君子云集于此,这里本来就是个火药桶。

8月中旬,顶着近40℃的酷暑,援助组织“沙隆”的志愿者们在拉科尔林街头分发了150多支注射器、成打的避孕套、白毛巾和无数杯水。

《纽约时报》称,“沙隆”是得到巴黎市政府资助的援助组织,也是很多流浪者唯一指望得上的救济。

“我们敦促吸毒者来我们的办公室看看,至少来歇口气,但他们说,我们离得太远了。”“沙隆”的志愿者伊夫·布伊莱告诉《纽约时报》,这间办公室离拉科尔林只有3公里远。

一直以来,巴黎第18区被视为巴黎市的北界,拉科尔林所在的“小教堂门”街区是“边缘中的边缘”。18区区长埃里克·勒乔德雷表示,当局“试图将这座城市与其郊区统一起来”。

“然而,就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看,很多人觉得小教堂门不属于巴黎。”他向《费加罗报》承认。

“想戒毒,唯一的办法是离开巴黎”

当地人渐渐适应了新情况,开始对瘾君子熟视无睹,用刻意忽视驱散心中的不安。居民们不希望毒品成为拉科尔林唯一的标签,他们强调,这里的商店照常开门,人们在咖啡馆里与友人闲聊,丝毫不受周围“非法贸易”的影响。

《纽约时报》称,2015年欧洲难民危机最严重的时刻,拉科尔林成了来法寻求庇护者的聚集地。当局在这片小街区建起一座不大的临时避难所,挤不进去的数百人露宿街头。避难所已在2018年被拆除,但许多人选择留下来。

其中一些人陷进了拉科尔林的“泥沼”。

“这里到处都是毒品,人们逃不掉。”34岁的尼穆德·辛格对《纽约时报》说。2016年他从印度来到这里,如今无家可归。

《巴黎人报》报道称,作为“3年反毒品计划”的一部分,巴黎政府准备在拉科尔林开设一所“休息和健康中心”。

在900万欧元的预算支持下,该计划为“沙隆”等组织提供资金,吸毒者能得到几十种临时的住宿选择,甚至在该中心合法吸食可卡因。此前,在紧邻第18区的第10区,政府开设了法国首家合法的“吸毒室”。

“吸毒室”全名“低风险毒品消费室”,位于一所综合医院内。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吸毒者能在医护人员监督下,于相对安全的环境中注射毒品,以便降低他们买到受污染的毒品或感染艾滋病的风险。

1986年,全球首家合法“吸毒室”在瑞士开放,如今全球已建有近百家,大多在欧洲。

2016年10月14日,法国成为第10个开设“吸毒室”的国家,巴黎市长安妮·伊达尔戈和时任卫生部长玛丽索尔·图雷纳出席了“吸毒室”揭牌仪式。图雷纳称赞,这是“打击吸毒成瘾的关键时刻”。

“吸毒室”由专门帮助瘾君子戒毒的“盖亚”组织负责运营,每年的预算为120万欧元。这一设施有单独的入口,内部设有多个隔间,以保护吸毒者的隐私。

想在这里注射毒品的人必须登记,但不一定要填写真实姓名,警方也不会将吸毒者强制送来。

法新社报道称,“吸毒室”每天接待200多名吸毒者,已经不堪重负。为此,卫生部长阿涅斯·布赞在7月下旬签署法令,批准建立更多“吸毒室”。

巴黎政府官员们相信,随着索邦大学在当地规划的新校区,以及为2024年巴黎奥运会准备的一系列基础设施陆续建成,拉科尔林将变得更好、更安全。

不过,当地居民已经等不及了。

“我们被无视了。那些当官儿的想在这里建个毒品室,好让吸毒的都在这里扎根。”咖啡馆服务员图菲克·奥奇切对《纽约时报》说,“他们问过我们的想法吗?”

身为瘾君子,鲁伊也不看好那所“休息和健康中心”。

“想戒毒,唯一的办法是离开巴黎。”他说,“我们都该远离拉科尔林。”

来源:中国青年报


法国中文网公众号二维码

更多服务,搜索关注法国中文网公众号(法国中文网,ID:Frenchcn_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