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 手机版

客服:微信(EUROPEMANN) (工作日8:00-17:30)

首页 >法国新闻 >法国新闻

【欧时社论】香港动乱:察前车之鉴 勒悬崖之马

2019-08-14 05:55:29 | 来源:欧洲时报 | 阅读:716

【欧洲时报社论】今天看到网上转发的来自香港机场的视频,一群高中生模样的孩子围住两名大陆客,百般刁难其想冲出包围办理登机手续的努力,辱骂其“中国人滚回去”,眉宇间流露出煞有介事的“正义”,以及背后蠢蠢欲动的“流氓”潜能。那些冲击立法院、向警察扔燃烧瓶的青年,则把潜藏的流氓潜能发挥得淋漓尽致……

看到这个镜头,多少古今中外的“似曾相识”跃上心头:中国“文革”中抄家揪斗、拷打老师的主力不也是那些原本无辜、天真的高中生吗?

在以“自由平等博爱”立国的法国,以示威自由之名以障碍物堵住学校大门阻止他人上学的也是一帮学生;以罢工自由之名限制侵犯他人工作自由、假民主之名在香街上打砸抢的人或许不年轻了,但他们的血管里流着法国大革命的年轻血液……

此时此刻,不能不让人想起法国大革命时期的政治家罗兰夫人被送上断头台,临刑前留下的那句我们年轻时就熟知的名言:“自由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而行”。

黑格尔说:纪律是自由的第一条件。孟德斯鸠说:自由不是无限制的自由,自由是做法律允许许可的任何事的权力。穆勒说:“个人的自由,以不侵犯他人的自由为自由。”这些先辈哲人的训教,如同给当今香港参与暴乱者量身定做。

诚然,不仅在香港,在当今世界,假自由之名行罪恶之实者众,有人行了罪恶,由于自欺欺人的“自由”光环,尚浑然不知。

对于任何国家任何社会,不加以限制的自由,害处之大,触动生存与发展根基。香港动乱,假以时日,早已从和平表达与理性抗争走进“惟恐天下不乱”的历史怪圈:小暴力正变成大暴力,单一暴力正变成多种暴力,局部骚乱正变成全港恐怖。世人不禁要问:东方明珠难道要在这个“自由与暴力”的怪圈中沉沦?

香港示威发生发展、暴力频仍的镜头,让人想起前一阶段令法国满目疮痍的“黄背心”运动。在示威抗议的初期,矛头都是针对某一政策,如同法国黄背心针对燃油税,如同香港针对“逃犯条例”。但当法国政府取消燃油税、香港特首宣布“逃犯条例”寿终正寝之际,抗议却选择了另外的逻辑,即成为发泄对政府与社会不满的总爆发。在这种置法律于度外的总爆发中,泥沙俱下、鱼龙混杂、从众效应与革命精神的相互作用下,抗议演变成暴乱几乎是其必然宿命。

法国的黄背心运动给法国社会带来的恶果,世人有目共睹。它既没有解决任何社会重大问题,又因为暴力泛滥重创国家经济,使本来不容乐观的治安状况雪上加霜。

有统计显示,黄背心运动期间,法国犯罪分子格外猖狂,入室盗窃、暴力抢劫、人身攻击等治安案件激增。面对世界,法国损失的不仅仅是经济受损等“硬实力”,更是治理无力、社会分裂、正不压邪国家形象下的软实力流失。旅游硬件雄踞世界之首的花都巴黎,正在无休止的暴力示威变家常便饭,罢工通常以绑架用户为目的、盗抢游客频发的链条上,向下沉沦。

巴黎已经成为游客心目中最不安全的国际大都市,这个损失的根源,就是有法不依、暴力频仍的“革命文化”所致。

香港这个昨天还是世界上最繁荣、最安全的自由港,也想循这个轨迹沉沦吗?

在北京的中央政府,已经看到了这个“轨迹”。

中国港澳办新闻发言人杨光8月12日严厉谴责“香港极少数暴徒”,周日在多处向警察投掷汽油弹并导致警员烧伤。

杨光称,“连日来,香港激进示威者屡屡用极其危险的工具攻击警员,已经构成严重暴力犯罪,并开始出现恐怖主义的苗头”,这是对香港繁荣稳定的严重挑战。

中央政府的这一表态,绝非危言耸听,而是环顾世界,审时度势,对暴力示威的持续必然走向“恐怖主义”的精准拿捏。

黄背心运动最为惨烈时,在巴黎香街的商家,每逢周六就将橱窗上板钉死,小学生不敢出门,游客心惊胆战,救火队严阵以待,难道不是应对恐怖主义的自保措施吗?这其中哪里还有“法制国家”的影子?

据悉,暴力示威的黄背心们,正在“歇暑”休假,以逸待劳。等待与政府秋后算帐。战火与硝烟,是否已经熄灭,是一个谁都说不好的变数。而法国政府与警方应对暴乱的能力已被国人差评,这种能力建设显然不会因休假而提升。故而,开学开工后,法国人能做的,似乎只剩下祈祷,愿“天下示威者减少暴力”。

香港确实表现出了“暴力示威文化”的苗头。香港已经走到不仅仅是回归中国之后,也是其自身命运的一个重要关头:止暴制乱、恢复秩序,再求与政府对话,是香港当前最迫切的、最重要的,也是唯一避免沉沦的当务之急。

愿香港示威者重温自由与“罪恶”,民主与法制的关系,察前车之鉴,勒悬崖之马。

(编辑:原野)

法国中文网公众号二维码

更多服务,搜索关注法国中文网公众号(法国中文网,ID:Frenchcn_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