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 手机版

客服:QQ(3139076659) (工作日8:00-17:30)

首页 >法国新闻 >法国新闻

新闻“全欧了”:学校停课 看欧洲熊孩子如何憋疯老母亲

2020-03-25 16:45:27 | 来源:欧洲时报网 | 阅读:1026

【欧洲时报网】新冠肺炎疫情在欧洲的蔓延,令学校不得不发布停课令。但由于是“停课不停学”,孩子们仍然需要在家完成学习,这可愁坏了一批“老母亲”。

一名母亲在网课开始几天就表示要崩溃了,她有四个小孩,用不同的APP上课。时不时还要问她课业问题,她表示,这岂不是让孩子发现父母有多笨了吗?

(图片来源:社交媒体截图

不上学的第一天:早上7:15:和娃一起玩拼图、看书、贴纸,好开心。早上8:03:开始上网查没有新冠病毒威胁的住宿学校。(图片来源:社交媒体截图)

父母在家带娃 德国最大教师团体为家长“加油打气”

北京央视新闻客户端报道,随着德国梅前州3月14日宣布,该州学校和幼儿园自下周起停课,德国全境16个联邦州已陆续全部决定各级学校停课。

在德国,网课并不能大范围实现,所以很多地区由家长在家里教小孩,德国电视二台(ZDF)一名女性脱口秀演员也在吐槽节目“今日秀(heute show)”中吐槽与孩子在家的生活。

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当然,孩子们对于家长的辅导也有自己的观点。

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德国最大的教师团体联合会--德国教师协会(Der Deutsche Lehrerverband )也向家长们近日发布了一个视频,为在家辅导孩子功课的家长们“加油打气”

德国教师协会。(图片来源:德国教师协会官网)

视频中,该协会表示说“你好家长们,你们总是告诉我们应该怎么做,好让你们那些被宠坏的孩子们成为诺奖得主。现在你们可以展示给我们看,你们不仅能教得更好,而且还能马上意识到,你家的Leon虽然没啥天赋,但祸害起来还是数一数二的。”

图6

荷兰停课 孩子在家上演“大型翻车现场”

无独有偶,荷兰内阁15日终于决定将所有学校和托管班关闭三周,课外活动和比赛也全部取消。

一名在荷兰的华人近日在腾讯看点快报表示,在家带孩子不成问题,荷兰多数家长都是每周上四天班,其余一天在家放飞带娃。

难的是,很多人根本没有一边在家远程上班,一边辅导孩子远程学习的经验啊。孩子的祖父母现在又都是荷兰政府重点保护对象,根本指望不上。

好在,荷兰政府还是很给力的。

学校发邮件指导家长如何在家里辅导孩子远程学习。绝大多数公司也照顾员工,可以在家里工作,辅导孩子远程学习。

即便如此,停课的日子仍然是大型翻车现场,来听一位荷兰“老母亲”的倾诉:

父母双方轮流到公司准备在家办公的软硬件,到学校给每个孩子取学习材料包。

一整天大家基本上就是围着两个板块晕圈:

1.在家里调试办公和远程会议软件。工作群里发送频率最高的这个宾果游戏,最能道出家长宅在家里开远程视频会议的心声。大家的小心脏都在锻炼接受开会时背后突然响起家里熊孩子的狼哭鬼嚎。

2.研究小学生作息表和课程指导。脑洞大开的荷兰家长们自行设计了各种创意课程表。看完一圈下来,来自中国的父母们终于明白为什么荷兰小学生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儿童之一了:一整天真正上课时间只有两个半小时,其它时间明明就是各种玩耍!

晕是晕,夫妻两个人还是要研究接下来三个星期的战略:怎样才能既保证工作效率又保证按学校作息表带娃?最后多数人都是决定白天轮流各带娃半天,达到差不多50%的工作量,晚上再尽量赶工作进度。

于是工作群里大家又开始新一轮碰头在各自不同的居家隔离计划里寻找可以一起开远程会议的时间点。开会时家里有熊孩子的同事都已经看起来心力交瘁。

煮饭、做家务、监督孩子上网课……自“禁足令”实施以来,法国父母们在家办公的同时还得照顾孩子,这种生活与精神的双重负担压得人们喘不过气。法国《费加罗报》报道,而这个重担显然更多地压在了女性身上。

图为3月22日拍摄的法国巴黎附近的克利希市。(图片来源:新华社资料图)

“人们要求有孩子的人长出三头六臂”

煮饭、做家务、监督孩子上网课……自“禁足令”实施以来,法国父母们在家办公的同时还得照顾孩子,这种生活与精神的双重负担压得人们喘不过气。法国《费加罗报》报道,而这个重担显然更多地压在了女性身上。

生活不是漫长而宁静的河。自3月16日法国开始实施全面“禁足令”以来,克莱蒙丝(Clémence)就没有离开过她位于巴黎南部逼仄的公寓。作为一个刚离婚一年的单身母亲,她不得不独自带着三个年龄分别是10岁、7岁和5岁的女儿面对疫情带来的混乱生活。“我必须远程办公,带孩子上课,还要做所有的家务。”这位39岁的巴黎人说。她的前夫现在住在国外,不敢轻易回到法国帮忙,担心被迫滞留在这里。

“禁足令”开始之前,克莱蒙丝可以让人帮忙打扫家务,还有保姆帮忙带孩子,让她能够全身心投入到咨询公司忙碌的工作中。如今,她说道:“隔离第一周,我忙得就像在急诊室工作。一边工作、一边带三个孩子,这绝对是奥林匹克等级的难事儿,幸运地是我的女儿们还算很自立了。”

同时,克莱蒙丝还承担着工作上的压力,担心落后于同事。她表示:“没有孩子的人显然效率更高。但人们不会这样想,而是要求那些有孩子的人能够长出三头六臂。而我们也怕被定义为不好好工作,总是陪在孩子身边。”

(编辑:白劼)

法国中文网公众号二维码

更多服务,搜索关注法国中文网公众号(法国中文网,ID:Frenchcn_com)